美國為貨幣政策轉向緊縮做準備(二)

美國政府當然歡迎美聯儲這頓“猛如虎”的貨幣政策運作,白宮急需通過做大美國經濟蛋糕來克服不斷增大的兩極分化引發的系列沖突。在疫情沖擊下,低收入人群的不滿日益加劇,民粹主義高漲,美聯儲的銀行家們都明白,或許只有通過增加就業和增加經濟增長,這個二戰后崛起為全球第一的經濟體才能繼續撐下去。

美聯儲瘋狂印鈔以來,多種投機品的價格飛漲,全球投機者沐浴在美元“潮水”中,似乎美聯儲的大水漫灌沒有終點。但是千萬不要忘記,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并非一成不變,眼前似乎退居二線的通脹控制目標,在四十年前曾經是當仁不讓的頭等大事。

美聯儲在上世紀80年代初,為處理70年代滯脹后遺癥,全力使用高利率壓通脹,利率最高時超過19%,當時以沃爾克為美聯儲主席的美國中央銀行正是依靠這種霹靂手段,為美國經濟復興和互聯網普及塑造了有利的貨幣環境,而在那時,美聯儲的諸位“老爺”們是不太在乎就業問題的。

眼下,鮑威爾得意的“敦刻爾克大撤退”已然成功,極度關注趨勢和周期的全球投資者,正緊盯貨幣政策何時翻轉。有跡象顯示,鮑威爾“反攻”的安排已經露出了苗頭。

紐約聯儲近日在年度報告中表示,隨著持續的資產購買,美聯儲資產規模到2023年將達到9萬億美元。在這之后,隨著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貨幣政策立場正?;?,該組合的演變路徑將取決于政策選擇。紐約聯儲預測,這一組合規??赡芊€定在9萬億美元,也可能低至6.6萬億美元。

目前聯儲資產負債表規模約8萬億美元,按照每月購債規模1200億美元的速度,十個月內就可能達到資產規模上限,這意味著美聯儲縮表可能會在2021年底前后實施,但是美聯儲提示將實施相關政策的時刻可能早于今年秋天。更嚴重的是,如果聯儲資產規模降到6.6萬億美元,貨幣政策緊縮帶來的外溢效應將摧毀絕大多數發展中經濟體,一場巨大的金融風暴會隨之而來。

可以預計,鮑威爾在實施“敦刻爾克大撤退”之后不到兩年,可能就要調整貨幣政策,屆時,這或許是鮑威爾的“諾曼底時刻”,但新興經濟體無疑會視其為“珍珠港”事件。



關于浩信

左邊浩信LOGO
國際品質,百年浩信!